一家让“股神”亏掉110亿美元的公司!巴菲特:这肯定是一个大错误_601696,光正眼科,

《一家让“股神”亏掉110亿美元的公司!巴菲特:这肯定是一个大错误_601696,光正眼科,》
601696,光正眼科,是一个,巴菲特

  2016年1月,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以372亿美元正式收购精密机件公司(Precision Castparts Corp,PCC)。那一年,巴菲特在给股东的信中,说精密机件与伯克希尔的模式完美的融合,将大大提高公司的标准化每股盈利水平。

  五年后,伯克希尔·哈撒韦计提了投资精密机件公司产生的110亿美元资产减值。巴菲特说,收购精密机件不是他犯下的第一个错误,但肯定是一个大错误。

  起源:

  精密机件公司由约瑟夫·布福德·考克斯(Joseph Buford Cox)于1953年成立,初期为喷气发动机提供零件,随后在1967年和1968年获得通用电气和波音公司的合同。

  1989年,精密机件在纽交所上市,代码PCP。在接下来的20多年里,通过不断并购,公司的规模逐渐扩大。公司的产品主要应用于航空航天,生产包括精密铝合金产品、流体控制部件、石油及天然气运输管道控制阀、重型机械、航天喷射引擎、飞机结构控制部件、起落架、舱门、发动机盖、机翼、燃气涡轮机、医疗部件中的各类锻件及精密铸件等。

  当时,精密机件公司的主要客户包括波音、劳斯莱斯、通用、空客公司、庞巴迪、赛斯纳、古德里奇、洛克希德马丁、诺斯罗普格鲁曼、三菱重工等航空市场上主流的航空公司及零部件公司。

  公司股价在2000年进入上涨通道。到2016年被收购,股价从3美元上涨到235美元,最高涨幅超过80倍。2008年,精密机件首次进入财富500强,到了2016年,已经在财富500强排名282位。

  公司在规模和股价上的稳健表现,开始吸引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注意。

  收购: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巴菲特并非在一开始就决定收购精密机件。他注意到这家公司全是旗下投资经理库姆斯(Todd Combs)的功劳。2012年,库姆斯开始为伯克希尔·哈撒韦买入精密机件公司的股票。

  巴菲特说他不会对旗下投资经理购买的股票进行干预,但一个月会看一次他们的持仓情况。因为通常他对投资经理买的股票通常很熟悉,但对精密机件则一无所知。

  2015年7月,精密机件公司CEO马克·多尼根到伯克希尔·哈撒韦位於奥马哈的总部例行拜访库姆斯。巴菲特回忆说,拜访快结束时他加入了多尼根与库姆斯的谈话,并与多尼根进行了30分钟的交谈。他与多尼根的首次会面可谓是一见如故,并且对多尼根渊博的知识以及对事业的热诚印象深刻。巴菲特说,多尼根与自己一样都非常热爱自己的公司,而这一点非常重要。

  不出一天时间,库姆斯就代表巴菲特向多尼根表达了收购的意向。在精密机件公司董事们原则上同意该交易后,双方随即敲定了交易细节,并很快签署了协议。

  当年,这笔总值372亿美元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历史上最昂贵的一次收购,震动了华尔街。

  这笔收购交易完成后,已经加入公司20年的多尼根继续留任担任CEO。巴菲特表示,如果不是百分百确定多尼根未来将执掌这家公司很长时间,他可能不会进行这笔收购交易。

  当时已经59岁的多尼根正是巴菲特青睐的那种经理人:低调,注重节省成本,并深度参与业务。他还是一名有丰富并购经验的专家。过去三年,他花费了超过70亿美元推动精密机件公司进入高端航空器和发动机零部件制造领域。而多尼根则称,巴菲特的管理和投资哲学与他长期以来的管理方式惊人的一致。

  蜜月

  在2016年,巴菲特把收购精密机件公司写进了一年一度的给股东的信。他说,继伯灵顿铁路运输公司(2009年收购,金额266亿美元)、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1999年收购,金额12.4亿美元)、国际金属公司(2006年收购,金额40亿美元)、路博润(2011年收购,金额90亿美元)以及美联集团(2008年收购,金额45亿美元)后,精密机件将成为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第六大发动机”。

  巴菲特在信中说,精密机件与伯克希尔模式完美的融合,将大大提高公司的标准化每股盈利水平。

  他还对精密机件公司首席执行官多尼根极尽赞美之词。正是在他的带领下,精密机件已经成为航空零部件的世界顶级供应商。经过多年的合同交付,精密机件的产品大都是大型飞机中的关键部件,13个国家的162个工厂里,有30466名各行各业员工为公司服务。多尼根在构建自己的商业帝国时,做了很多收购,将来会有更多,非常期待他加入后伯克希尔的发展。

  同时,他还对投资经理库姆斯表示感谢。没有库姆斯的投入和帮助,这个收购是无法成功的,库姆斯在数年前将这家公司带到了他的视野中,并且一直告诉他这个行业的窍门以及多尼根的个人魅力。巴菲特甚至说,雇佣库姆斯是他所做过的最好的决定之一。

  巴菲特还骄傲得宣布,经过对精密机件公司的收购,伯克希尔将拥有世界财富500强中的10.25家(包括拥有的27%卡夫亨氏股份就是那1/4)。

  在2018年,巴菲特再一次在当年给股东的信中提及精密机件公司。他形容公司是一家通过收购建立起来的公司,又收购了德国耐腐蚀配件、渠道设备和部件制造商Wilhelm Schulz GmbH。巴菲特说,对于制造业运营,他的了解和房地产经纪、住宅建筑以及旅行中心一样有限。但巴菲特仍然对公司前景充满信心。因为精密机件的首席执行官多尼根是一位非凡的制造业管理人才,在他专业范围内的所有生意,他都能处理得井井有条。有些时候,相信合适的人要比相信实实在在的资产更为靠谱。

  失望:

  在那以后,巴菲特很少在公开场合提及精密机件,直到今年。

  在最新的一封给股东的信中,巴菲特说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年报上,有一笔“丑陋的110亿美元资产减记”,原因是他在2016年犯的一个错误。巴菲特坦诚,伯克希尔为收购精密机件付了太多的钱。

  “没有人以任何方式误导我——我只是对它的正常盈利潜力过于乐观。去年,作为精密机件最重要的客户来源,整个航空航天业的不利发展,暴露了我的误判。”

  虽然巴菲特还是坚持,伯克希尔收购了一家很好的公司,同行业中最好的一家。公司首席执行官多尼根是一位充满激情的CEO,他一如既往地将同样的精力投入到公司业务中。公司很幸运有他来管理。随着时间的推移,收购精密机件将获得良好的回报。

  但巴菲特承认,他对公司未来收益的判断是错误的,因此,也就错误地计算出了为收购该企业支付的合理价格。

  “投资精密机件不是我犯下的第一个错误,但肯定是一个大错误!”

  结局:

  在2007年巴菲特给股东的一封信中,他说航空业的投资者“将资金投入了无底洞。”

  但是他在2016年买入了美国四大航空公司。当时航空业正处在黄金十年的正中间,强劲的旅行需求和更低的燃油成本让不少北美航空公司获得了两位数的增长。

  甚至在2020年3月,新冠疫情开始在全球肆虐的时候,巴菲特还对外声称“不会出售航空股”。但到了5月份,他把持有的四大航空公司股票全部清仓。但即使在航空业最景气的日子,他持有的航空公司股票市值,都不及他收购精密机件公司所花费的金额。

  精密机件公司才是巴菲特对航空业最大的念想。当航空业真正复苏的时候,这笔“错误”的投资,才会迎来转机。

      短线超跌——国内规模最大的改性塑料生产企业。还是五百年前败阵的仇气,有些恼他,故此作怒。这场山里相争处,只为袈裟各不良。明天大肉方向是医疗债。那钟当的响了一声,把个长老唬了一跌,挣起身要走,又绊着树根,扑的又是一跌。君正集团在大调整市强势封板的逻辑其实很简单。跌了两天!都开始怀疑人生。。。(满仓持股第53个交易日)。流水潺潺鸣玉珮,涧泉滴滴奏瑶琴。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