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东控股14个跌停的幕后故事_羚锐制药,300465,

《仁东控股14个跌停的幕后故事_羚锐制药,300465,》
羚锐制药,300465,跌停,幕后

  仁东控股14个跌停的幕后故事。

  2011年12月28日,宏磊股份在中小板上市,代码002647。

  宏磊股份董事长,诸暨人戚建萍,再加上妹妹戚建华、弟弟戚建生、儿子金磊和女儿金敏燕等一众持股的亲属高管财富飞腾,一日飙升14亿。戚建萍俨然成为诸暨女首富。

  那一年,37岁的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郝江波,还是北京市地税局的职员。她丈夫田文军创立的德御系则开始在资本市场崭露头角。

  而那一年,年仅24岁的霍东,已经是内蒙古首富、庆华集团董事长霍庆华的助理。

  此后九年,这4人在002647实控人位置上先后登场,再加上一波又一波或明或暗的围猎者,接力登场收割巨量财富。而上市公司的业绩从未出现实质性的增长。

  在这九年里,002647的股价经历过三个轮回。有人套得巨额现金离场,有人远走他乡下落不明,有人则还在苦苦寻找接盘侠。只剩下万余名散户股东,目瞪口呆地看着公司股价连续14个跌停。

  一、戚建萍和她的宏磊股份

  戚建萍,浙江诸暨人,发家却在江西鹰潭。

  1985年,从江西财经学院毕业的戚建萍被分配到江西省鹰潭市的一家食品企业工作。大学毕业分配进单位,这是当时无数年轻人努力奋斗的目标。但工作没几个月,她就放弃了这个“铁饭碗”。这个决定在当时即使算不算惊天动地,也足以让人刮目相看。随后,戚建萍创办了她的第一个企业——鹰潭丰华商场,经营百货、五金和副食品。

  一个杂货铺自然不能满足戚建萍的野心。3年之后,她创办了她的第二家企业——鹰潭市饮料厂,她经商的天赋开始逐渐显露出来。鹰潭饮料厂和知名品牌厂家联营合作生产和销售的饮料及各种酒类非常畅销。很快,鹰潭市饮料厂就做到了江西饮料行业民营企业的前三。

  在饮料行业打出名堂后,戚建萍再次做出一个让人吃惊的决定:进军铜加工行业。

  江西省铜资源丰富,探明铜储量占我国三分之一,也是我国最大的铜生产基地。

  在戚建萍之前,当地已经有多家知名的铜加工企业。一个外地的女老板,选择进入这个行业,无疑有赌的成分。但显然,她赌对了。在得到了江铜集团的铜原料供货后,她创办的鹰潭市无氧铜材厂开始走上了快车道。再往后,她选择回到了老家创办新的铜加工企业。

  1998年,宏磊股份的前身,浙江宏磊铜业有限公司在浙江省诸暨市成立。

  公司随后的发展,大都写到了宏磊股份的招股说明书上。而没有写上招股书的,则是戚建萍控制的其他企业,早已巨额债务缠身。上市前,戚建萍曾以上市公司实控人身份做出承诺:“未来不以任何方式直接或通过其关联方间接占用宏磊股份资金。若因其本人或其所控制的关联企业曾占用宏磊股份资金,导致宏磊股份被相关主管部门处罚造成损失的,由其本人承担连带责任。”

  事后看,这个承诺函如同一张废纸。

  2011年12月28日,宏磊股份如愿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

  戚建萍用了13年时间,把一家家族企业做成了上市公司。但仅仅用了3年,她就亲手把自己送离了这家上市公司。在生意场上不走寻常路的戚建萍,在资本市场上,同样表现异于常人。

  上市以后,戚建萍控制的宏磊集团就频繁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2012年上半年,宏磊集团占用宏磊股份资金2598万元,到了年底,占用资金飙升至5.08亿元。到了2013年年底,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变本加厉,已经达到了8.33亿元。

  2014年,忍无可忍的浙江证监局裁定戚建萍对宏磊集团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以及信息披露不及时负有直接责任,并要求上市公司免除戚建萍的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董事等职务,并且三年内不得担任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等职务或者实际履行上述职务。

  2014年6月,宏磊股份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拟收购园林绿化公司东珠景观。但收购以失败告终。复牌后公司股价却从8元涨到32元。2015年11月,上市公司再次筹划重大重组。最终,戚建萍和她的亲戚们,选择和柚子资产、健汇投资、焱热实业和景华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33.6亿元转让大部分持有的股票,并让出了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上市4年,戚建萍治下的宏磊股份业绩一路下滑。2012年-2015年,宏磊股份扣非净利为1955万、亏损7950万、亏损8000和亏损2.91亿。如果不是常年获得政府大额补贴,宏磊股份极有可能已经带上ST的退市风险警示帽子。

  更风骚的是,在卖掉上市公司半年后,戚建萍花了14.79亿元,把宏磊股份的主要资产又重新买了回来。用4年时间在资本市场转了一圈,毫发未伤却有近20亿元落袋。

  戚建萍完美离场。

  二、郝江波和她的民盛金科

  2016年1月,山西人郝江波选择接盘宏磊股份。

  她控制的柚子资产出资15.35亿元,从戚建萍及一致行动人手里买下了宏磊股份25.9%的股份。此时距离柚子资产正式成立不过半年时间。参与接盘宏磊股份的还有香港资本玩家张永东旗下健汇投资、“牛散”景华等。

  半年前,郝江波还在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工作。而根据收购公告,柚子资产的15亿股权收购资金来源于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不存在向第三方募集的情况,也不存在直接或间接来源于上市公司及其关联方的情况,不存在通过与上市公司进行资产置换或者其他交易获取资金的情形。

  当时无人得知,一个刚从税务局离职的员工,是如何筹得15亿元拿下一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在收到交易所问询时,上市公司仅笼统回答了一句:郝江波女士的丈夫从事多年的实业经营,拥有多家公司的控制权,家庭经济实力较强。

  直到4年以后,证监会一则处罚公告才公告世人:002647的实际控制人,是郝江波的丈夫田文军。

  关于田文军以及他控制的德御系,则是另外一个宏大的故事。田文军最早以农产品贸易公司德御农业董事长公开亮相,通过旗下投资公司先后控制了两家美国纳斯达克公司德御农业和稳盛金融、两家新三板挂牌企业德御坊和金粮股份、三家A股上市公司000239*ST北讯、002694顾地科技,以及本文主角002647民盛金科,德御系掌门由此而来。

  除了上市公司,德御系同样把触手伸向了地方性金融机构。郝江波在成立柚子资产没多久,就接管了德御系旗下投资公司和柚实业。该公司也成为了德御系对外疯狂收购山西中小金融机构的主要平台。根据企查查,和柚实业共投资了山西省内9家中小金融机构,包括山西潞城农商行、壶关县晋融村镇银行、平遥县晋融村镇银行等。德御系另外一家持股平台龙跃实业则持有和顺县贵都村镇银行、江西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和山西寿阳农村商业银行的股份。

  和郝江波一起接盘宏磊股份的,是德御系的老相识,并在香港资本市场也小有名气张永东。当健汇投资入股宏磊股份时,他还是香港上市公司民众金融科技主席,行健(亚洲)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行政总裁及东方企业集团公司主席。同时,他还是港股KFM金德控股主席、星美控股集团非执行董事、民信金控主席。

  张永东和德御系最早的交集,是他旗下港股上市公司民众金融科技曾在2016年12月,用约14.6亿港元收购在纳斯达克上市稳盛金融67.1%的股权。没错,就是德御系旗下的稳盛金融。这个交易价格,相较于其签署协议前一天的股价折让了79%。但相比当年稳盛金融一年上涨了14倍,该价格仍然不菲。纳斯达克一度质疑稳盛金融持股股东过少,违反相关规定希望将其强行退市。稳盛金融极力证明“自身清白”后,股票得以重新交易。但到了2020年9月,稳盛金融再次接到退市通知,再也无力回天。而退市前,稳盛金融还曾有过单日上涨的170%的疯狂表现。

  但张永东在A股经历并不光鲜。早在2015年9月,张永东因涉嫌对上市公司辉煌科技进行股价操纵,被证监会处罚,包括没收违法收益并罚款68万元。

  在郝江波和张永东入主宏磊股份没多久,另一位资本玩家陈家荣也开始亮相。2016年12月28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陈家荣个人举牌上市公司。他先后通过二级市场和大宗交易的方式买入上市公司5.0037%的股份,共花费6.9亿元。能和大佬们一起谈笑风生,陈家荣自然不是无名之辈。他父亲即是京基集团老板、曾经的深圳第一高楼京基100的拥有者陈华。陈家荣也是香港上市公司先传媒(0550.HK)大股东,还曾投资9.3亿港币,作为基石投资者入股美图公司。

  其后,陈家荣和张永东还曾以“深圳市京基互金科技产业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身份出现在德御系另一家上市公司北讯集团的前十大股东。

  “牛散”景华除了以3.02亿元接盘宏磊股份5.09%的股份外,他持有的私募基金还以2.97亿元,持有上市公司4.35%的股份。此后数年,他个人的持股数量偶有变动,但大体在5%-6%之间。他和他控制的私募基金,最多时持有上市公司超过10%的股份。

  在聚集这么多资本玩家后,郝江波和田文军自然要给宏磊股份讲一个好故事。

  2016年5月,宏磊股份重组方案公布,拟23.1亿元收购广东合利、深圳传奇、北京天尧,布局第三方支付业务及信用卡消费服务。但市场对于这三个并购标的质疑声此起彼伏,最后上市公司只收购了拥有支付牌照的广东合利。广东合利此后陆续设立了9家子公司,业务类型横跨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供应链管理、投资管理等。其后还在香港设立了民盛支付(香港)有限公司、民盛金控(香港)有限公司两家子公司。宏磊股份还和广东合利共同出资4亿元,设立广州民盛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广东合利的盈利能力并不突出,郝江波看中的,只是广东合利手里的那张稀缺的支付牌照。她是如此着急,以至于被收购方连业绩承诺都没有做出,就从上市公司拿走了14亿元。迫于压力,郝江波的柚子资产最终以大股东的名义给被收购资产做了业绩承诺。事后证明,广东合利的盈利状况都没有达到承诺,柚子资产不得不自掏腰包,给上市公司进行补偿。

  此时宏磊股份已经迅速从一家传统制造业企业变身为光鲜靓丽的金融科技公司。

  2016年8月,宏磊股份在停牌半年后复牌。虽然还来不及改名,但股价开始扶摇直上,仅用了3个月时间,就从从23元涨到70元。郝江波的账面投资回报接近3倍。

  这波股价上涨中,郝江波的跟随者们也不遗余力。健汇投资实控人张永东个人增持了300多万股,共持有400多万股;陈家荣的持股比例从5%增至7.69%。景华及其控制的重庆信三威两只私募产品也在加码。

  上述股东悉数出现在2017年一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里,合共持股比例已经达到了80%。

  当然,也有人高位套现离场的。另一位“牛散”陈海昌就直接把持有的5.27%的股份转让给了中融汇通公司,套现2.54亿元。这超过5%的股权,则是一年前他从戚建萍女儿金敏燕处花了1.85亿元收购而来。持股一年即获利近7000万。

  2017年2月,宏磊股份正式改名民盛金科。

  整个2017年,民盛金科的股价都在高位震荡。在大肆收购金融科技类资产时,民盛金科还花了3亿元买下了山西长治银行6.3%股份。

  直到2017年年底,田文军控制的德御系债务危机爆发。龙跃集团出现逾300亿元的大额集中融资风险,尤以德御系参股农商行、村镇银行为甚。山西省为此成立了风险处置小组,引入了东旭集团、仁东集团和华讯方舟集团展开债务重组,3家共接盘龙跃集团存量债务逾200亿元,但也未见好转。德御系旗下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北迅集团也出现大额债务逾期及股价暴跌的情况。

  股价还算平稳的民盛金科,成为郝江波和田文军自救最好的筹码。

  2018年1月民盛金科的控制权易手。只是接盘方没有选择直接向郝江波购买股权,而是另辟蹊径,购买第二大股东的股份。郝江波的柚子资产此时没有选择减持股份,而是选择将大部分股权进行质押。

  大股东风雨飘摇,民盛金科的股价还不崩盘,这多亏了田文军的操盘。根据证监会的处罚公告,2016年8月8日至2018年9月20日,田文军通过操纵他人账户,集中资金优势和持股优势连续买卖“民盛金科”。在此期间,民盛金科64.3%的涨幅远超同期大盘。而田文军付出的代价是亏损1.4亿元。

  在稳住股价后,郝江波的柚子资产才开始减持上市公司股份。她先把12.73%的股权转让给了接盘方,套现8.6亿元(后改为10.97%,转让价格7.85亿元)。自那以后,郝江波在减持的路上一发不可收。柚子资产(先后改名为和柚技术集团、天津合柚技术)连续在二级市场减持上市公司股份。前后合计减持比例19.72%,合共套现约12.73亿元。

  直到今天,郝江波的公司还持有上市公司8.63%股份。如果002647的股价没有崩盘,这部分股权价值超过30亿。

  三、霍东和他的仁东控股

  2018年1月,霍东闪亮登场。这位曾经以仁东集团名义参与救助德御系银行的白马骑士,再次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在民盛金科股东面前。

  他花了13.03亿元,从张永东处买下了民盛金科10.77%的股份。再加上他3个月前花5.04亿元从中融汇通处买下的5.27%的股份。霍东一跃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同时获得景华及其一致行动人的13.82%的表决权,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

  002647进入霍东时代。

  有关霍东和内蒙古能源巨头庆华集团董事长、内蒙古前首富霍庆华的关系众说纷纭,但没有官方文件确凿证实二人的关系。根据仁东收购时披露的信息,仅说他在2010年至2017年,就职于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历任青海庆华矿冶煤化集团、新疆庆华能源集团、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高级管理人员。

  2010年,《福布斯》中文版第一次发布了“内蒙古富豪榜”,霍庆华以65亿元的身家夺得第一。甚至在2017年的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中,霍庆华还以105.3亿元的身家排在229位。

  在庆华集团的官网上,霍庆华依然正常出席各种活动。但他的日子并不好过。根据中国执行信息网显示,自2016年以来,庆华集团及其旗下企业因欠款未清偿问题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截止目前,董事长霍庆华仍有上百条限制消费信息。

  霍东收购上市公司的10多亿元从何而来再次引发了监管机构的关注。不过霍东却把他的母亲和岳母推到了聚光灯下:“母亲霍秀珍女士家族早年在宁夏、内蒙古等地长期从事能源开发、加工等业务,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岳母张淑艳女士长期参与国内大中型房地产开发项目,目前控股某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此外还投资了境内多家公司,同样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上市公司言之凿凿:霍秀珍与张淑艳均有足够的资金实力为霍东本次收购民盛金科股票提供财务支持。

  霍东在2018年6月正式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民盛金科随后也改名仁东控股。

  这位年纪轻轻的年轻富豪,倒是让上市公司的业绩出现了明显的好转。2018年上市公司收入增长了55%,净利润增长了124%。但仁东控股的股价丝毫不见起色。

  2019年7月,一宗高达15亿元的信托案让霍东知道,这家曾经德御系的上市公司,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美好。山西潞城农商行将包括仁东控股在内的7家公司和3名自然人,包括田文军和郝江波,告上法庭,要求仁东控股对15亿元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支付利息、增值税及附加约1.55亿元等赔偿。根据上市公司发布的案件信息:在2017年10月,潞城农商行认购了大业信托设立的一款信托计划,认购金额15亿元,预期年化收益8.5%,信托期限一年,当时还叫民盛金科的上市公司进行担保。该资管计划实际投向晋中榆稼粮油贸易有限公司,用于补充其流动资金。合同在10月18日签订,大业信托次日就向晋中榆稼发放了首期信托贷款9.8亿元,第二期信托贷款5.2亿元也在一周内到账。但借款方晋中榆稼到期后无力偿还信托借款。

  这个上市公司做担保、金融机构购买信托计划投向企业的行为,看上去并无异常。但如果贷款人潞城农商行、借款人晋中榆稼和担保方民盛金科都是德御系企业,这就完美解释郝江波和田文军为何要买下这么多上市公司和金融机构了:把金融机构的钱,通过上市公司担保,流入自己人的口袋。

  对于这单郝江波当老板时做的担保,霍东当然矢口否认。“在获悉此次诉讼事项之前,公司不知晓上述金融借款合同及担保事项,诉讼材料中提及的债务人晋中榆稼,经公司多方排查,并非我公司直接或间接控股公司,与公司没有任何股权或其控制关系及交易往来。”仁东控股在公告中称对此事不知情,并且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

  靠山庆华集团陷入困境,上市公司又债务缠身,此时的霍东,再也无心恋战。

  2019年7月31日,上市公司一则公告,让海淀国资背景的海金科集团通过获得大股东表决权成了公司实际控制人。随后仁东控股的股价开始了波澜壮阔的上涨。从2019年7月到2020年11月,任东控股的股价从13块涨到62块,疯狂程度让整个市场瞠目结舌。

  伴随着股价的上涨,前期入股的各方,也开始了眼花缭乱的减持。

  “牛散”景华在苦等了4年以后,终于开始了套现。2020年5月和8月之间,通过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3.46%,套现7.79亿元。剩下的4.99%的股份,则在3季度末完全退出。按照三季度平均股价计算46.85计算,景华又套现13.11亿元。相比初始投资金额,景华的收益最为可观。

  同样长期位于十大流通股东的陈家荣虽然也在高位开始减持,但却没有景华那么幸运。2020年3月,陈家荣把个人持有的7.09%的股权转给了陈华的京基集团。经历了数年康达尔争夺战的陈华也无打算长期持股,在4月份就开始减持,套现5145万元。如果仁东控股的股价没有崩盘,其剩下的持股市值将超过20亿元。

  张永东在霍东接手上市后,最早开始离场。2017年中报,张永东个人还持有上市公司723万股,个人持股比例1.93%。期间,他一度想把一家叫民众证券的公司以30亿港元卖给上市公司,但在监管机构的一再追问下未能如愿。到了2018年底,他已经清空上市公司股份。他旗下的健汇投资(后改名民众创新)则先是把10.77%的股权卖给霍东,随后又陆续减持,直到还剩下5%的股份。如果任东控股的股价没有崩盘,其持股市值也有20亿元。

  在股价疯涨的2020年,还横空出现一个持股3.5%的“崇左中烁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精准在2019年底入股,2020年三季度股价高位退出的“股神”。事后得知,这个“股神”由4位上市公司高管持股。上市公司对此的解释是,该合伙企业的成立是为了接盘郝江波被平仓的股份。而没有对外披露,则是因为他们并非高管直接持股,无需披露。

  如果没有11月18日那一份海金科集团解除托管及解除一致行动关系的公告,这一场狂欢还将继续下去。

  这一切,都在2020年11月25日那一天,戛然而止。

  四、尾声

  距离宏磊股份上市已经过去整整九年时间。

  如今的戚建萍,以27亿身家位列2020胡润富豪榜1922位。

  郝江波和田文军则不知去向。有说已经潜逃国外,有说已经被控制。他们曾经拥有的三家上市公司,*ST北讯已经暂停上市,顾地科技股价长期在3元以下徘徊,而众多的中小银行则面临重组兼并。曾经的德御系资本帝国,分崩离析。

  而霍东在转让公司控制权未果后,焦急地等待着下一个救兵。

      不统王位,惟务修行。”大众阿罗,遵佛旨,两路幢幡宝盖,即出山门应声道:“孙大圣,如来有旨相唤哩。做T技巧,深度解套策略。何时满足三三行,得取如来妙法文?”行者听毕,忍不住鼓掌大笑道:“这师父原来只是思乡难息!若要那三三行满,有何难哉!常言道,功到自然成哩。”老魔喜道:“拿来我看。周二午评:妖股复牌,大金融回流!。独家战法-MACD颠覆用法。随着猪价跌幅不断扩大,养殖利润也在不断“缩水”。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