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性风险加大?港股今年前高后低_中国国航,昂利康,

《流动性风险加大?港股今年前高后低_中国国航,昂利康,》
中国国航,昂利康,流动性,今年前

  港股市场年初大幅上涨,市场是否存在调整压力,年内如何布局?《大行其道》对话华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师庞溟。

  核心观点:

  预计港股今年有双位数涨幅,上升动力主要来自在港上市的内地公司。市场形态前高后低。

  抱团尚未瓦解,大型科技股短线调整,中长期投资前景不变。

  未来5年每年新增南向资金1500-2500亿元,2022年内地投资者在港股市持股比例超15%,成交量占比超25%。

  全球市场对经济利好过早反应,资源股仅可做短线战术配置。

  第一财经:从去年底到现在,港股的升势可以说非常显著,从去年底的最低点到今年的高点港股已经反弹了超过5000点,那么现在港股在这个点位上应该说已经超过了很多金融机构原本对于香港市场今年上涨幅度的预期,所以您判断港股未来的话是否还有上升的动力?

  庞溟:在我们看来,港股在今年年初的一波涨幅,主要的原因是去年的不确定性和一些风险因素的消化和转化。在我们看来,其实今年港股还存在一定的动力。比如首先就是说南向资金的支持,其次港股尤其是在港上市内地公司的盈利的复苏的态势是相当不错的,然后估值水平其实也是偏低的。那么还有香港市场一系列的结构性的市场化改革还会继续持续,甚至会加速。还有我们认为今年人民币应该还是一个温和升值的趋势不会改变,那么对在港上市的内地公司的估值也是一个支持。

  第一财经:那么您判断今年香港市场还有多大的上升潜力?

  庞溟:我们觉得香港市场上升潜力从全年来讲应该是一个双位数的,主要是由在港上市的内地公司来进行一个推动。那么从市场的整个形态来讲,其实我们觉得下半年应该是偏谨慎一点,因为下半年在去年高基数的情况下,无论是宏观经济还是公司盈利可能都会有一定的压力。其次我们判断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可能也会有所抬升。第三就是说我们认为市场的流动性的边际的收紧,可能会在下半年看到这个趋势比较明显一些。

  第一财经:双位数是一个比较广泛的预测,您觉得是一个低双位数还是中双位数或者高双位数?

  庞溟:您看到最近一段时间港股其实进行一个调整,那么我们认为调整完之后,总体来说应该是高双位数,可能是,全年会超过现在这两个月的收益,会收复失地,可以这么说。

  第一财经:我们看年初香港市场的行情一大特点就是南下资金的积极参与,所以现在您对于我们未来南下资金流入港股市场的规模是怎么预测的?

  庞溟:我们认为现在大概中国内地的居民储蓄大概是90万亿左右,那么非常保守地假设,它们1%能够增配到港股投资当中。那么在未来5年你可以看到至少新增的流入港股的南向资金大概每年会有1500~2500亿人民币的规模。那么再加上你也看到最近有很多新的政策提出来,比如说社保资金,保险公司还有公募基金,鼓励它们增加对港股的配置的比例,那么这些都是利好,我们的估测是这样,在2019~2022年的三年当中,我们预计港股市场的成交量的复合增长率,年增长率大概是有25%左右。那么其中内地投资者的成交的涨幅,年均的复合增长率大概40%左右,跑赢了整个港股市场,那么我们认为在2022年的时候,内地投资者占港股市场的持股可以达到15%以上,那么它的成交量的占比可以到25%、30%甚至更高,那么这个是我们大概的估测。

  第一财经:最近市场有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就是抱团瓦解的现象。那么无论是从A股还是南下资金在香港市场的布局来看,早前市场比较喜爱的一些个股最近都出现了非常明显的调整,特别是一些大型的科技股。资金从这些个股流出,反而是流向了一些比较传统的低估值的这种优质的蓝筹股。那么这种抱团瓦解的现象您是如何去理解的?

  庞溟:在我看来近期的风格的一个切换,其实更多地是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经济复苏的态势的确认。那么比如像中国内地,春节以来高频数据显示经济复苏的步伐是在加速的。第二就是补库存的周期可能已经开始启动了,那么这些对于传统的周期股价值股来说是一个支持。那么第二在过去一段时间来讲,成长股同时具有成长性和确定性,所以它们的估值水平可能偏高了一点,那么市场进行了一定的调整,在高位上做了一些调整,那么我不认为是抱团的分化。因为其实如果您从短期中期来讲的话,我们认为这种优质的蓝筹,优质的行业的龙头,无论它是在成长板块还是在周期价值板块,其实都是市场追求确定性和成长性两点的最佳的结合。

  第一财经:所以您的意思是现在科技股的调整只是一个短线的调整?

  庞溟:对。无论是消费还是科技的发展,长期来讲国家都会作为一个双轮驱动,会推动经济的平稳的发展和社会的转型和升级,所以我们认为这个是中长期的投资主题这个是不会改变的,然后主要的科技龙头股,正好是把科技和消费这两个热点可以结合在一起,所以我们认为这个逻辑是不会变的。

  第一财经:与此相对应的另外一个问题,也就是我们看到最近表现火热的周期股,特别是一些大宗商品,有色类股走势非常的强,这类股的行情您是怎么判断的?

  庞溟:我们认为大宗(上涨)的一个原因是,货币的流动性其实现在看起来还是比较充裕的,那么再加上全球经济的向好的趋势,使大宗的价格有一定的支持。那么对中国来讲,其实还有基建相关的一些板块,基建的加速和基建投入启动的预期,可能会促进这一类的商品的价格的上升,但是我们提醒可能今年2021年的预算赤字率,还有地方政府专项债各方面规模肯定会比去年有所下降,因为去年是比较特殊的时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市场要对过去的所谓的通过基建拉动经济的这么一个旧的模式,可能也会有新的思考,对不同板块的刺激作用可能也要有一个比较谨慎的判断。

  第一财经:那么现在投资者该怎么操作,我们是否可以认为这些周期类股目前的涨势已经差不多了?

  庞溟:我觉得在第一季甚至第二季的前半段还是有机会的,只不过是说战术上你可以增加对这种周期股和价值股的配置,但是如果你从战略上来看的话,我觉得科技、消费股、成长股其实还是应该值得长期去关注的。

  第一财经:您也提到了一些您比较关注的市场风险,当然现在我们看年初很多的包括国际性的一些大型的金融机构,还有一些投资专家,他们比较忧虑的一点就是通胀卷土重来,一些人甚至认为在今年通胀压力可能会对于市场构成一个重大的风险。特别是我们看到在美国市场的息口的变化,市场的利率是大幅地抬升,您觉得这方面会否构成我们市场的一个重大的风险?

  庞溟:市场对这个的忧虑主要是反映在美债这方面,长端利率这方面的波动,那么我觉得市场的担心是有一定的道理,不过我个人觉得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还是其他主要的经济体,它们考虑通胀的时候,一方面是考虑货币的投放量是多少,第二其实还有经济,能不能进行预期当中的复苏的节奏和它的整个形态是怎么样的,这个就决定了你投放的货币量,会不会真的是脱实向虚,还是说更多地投入到实体经济的刺激当中,这也是决定了通货膨胀的风险多少和它的幅度是多少,所以不能完全说投入了比较多的货币投放,就一定会导致通胀,这个是未必的。不过从长期来看,由于劳动成本的抬升,还有全球化的进程可能有一定的波折。那么全球的商品在这方面,通胀的风险必须承认长期来说是存在这样的风险的。

  第一财经:所以您反而认为今年我们全球经济复苏的程度可能会有压力?

  庞溟:我是这么觉得,举例子像美国1.9万亿美元的刺激,很多人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都已非常憧憬的这么一个情况,事实上能不能做到这么大规模的一个刺激。首先能不能做这么大规模刺激,其次对于美国经济的真正的成效是怎么样。第三,它传导到全球经济溢出效应是怎么样,很多的不确定性的存在。所以过早地市场对它进行了反应,或者说是一个定价,但是后期可能会进行调整。

  第一财经:那么您觉得全球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主要是来自于美国?

  庞溟:不但是美国,其实(包括)主要经济体,我们觉得全年更关键的就是说疫苗的投入情况是怎么样的,然后疫情受控的情况怎么样,这个决定了经济复苏的情况是怎么样,可以这么说,如果疫情的防控比预期要差的话,肯定所有的主要经济体都会承受相当大的压力,这个跟经济基本面的影响是最大的。

  第一财经:至少目前来看您的态度是不乐观的?

  庞溟:应该说比市场略悲观一点。

      瞰堂油漆彩,艎板满平仓。”宝玉听了,忙的自己又亲检了一遍, 实在搪塞不去,便说:“明日为始,一天写一百字才好。”正说着,只见宝钗从那边来了,二人便走开了。宝钗分明看见,只装看不见, 低着头过去了,到了王夫人那里,坐了一回,然后到了贾母这边,只见宝玉在这里呢。 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 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他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 幸亏宝玉被一个林黛玉缠绵住了,心心念念只记挂着林黛玉,并不理论这事。此刻忽见宝玉笑问道:“宝姐姐,我瞧瞧你的红麝串子?”可巧宝钗左腕上笼着一串, 见宝玉问他,少不得褪了下来。宝钗生的肌肤丰泽,容易褪不下来。宝玉在旁看着雪白一段酥臂, 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 偏生长在他身上。就是有些竹笋,采些木耳,寻些干菜,做些豆腐,也都是獐鹿虎豹的油煎,却无甚素处。9.9 看好修复,拥抱龙头。有企稳迹象。”八戒道:“放心,放心!这里来相近极乐不远,管取太平无事!”师徒正说,不觉的到了山脚下。反弹进行时。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